第1935章 (1967章)癡情

作者:糖果淼淼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gxixrs.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薄瓷雪看著他拿起她喝過的水壺喝了一口。

    薄瓷雪有些意外他會喝她喝過的,但轉念一想,這個時候,還能講究什么呢!

    有口水喝就不錯了。

    薄瓷雪朝對面墻角的男人看了一眼。

    他那雙如鷹隼般的眼睛,緊盯著夜楷手中的水壺。

    看得出來,他已經渴了。

    薄瓷雪等夜楷喝完,將水壺收進自己包里。

    看都不讓那個男人看到。

    男人的臉色,明顯陰了下去。

    但被夜楷清清冷冷掃過去一眼,又迅速挪開了視線。

    他傷得比夜楷嚴重,沒吃的沒喝的,再跟夜楷交手,他沒有贏的機會。

    天色暗了下來。

    薄瓷雪已經很久沒有這么劇烈的‘運動’過了,她有些疲憊。

    靠在墻壁上,她垂下眼斂,打起了瞌睡。

    夜楷和對面的男人沒有休息,互相盯著對方的舉動。

    又過了好幾個小時。

    對面的男人實在熬不住了,他手里抓了塊石頭,靠在墻上睡了起來。

    夜楷盯著男人看了一眼,又看向身邊的薄瓷雪。

    她縮著身子靠在墻角,睡著后的小.臉恬靜而淡雅。

    他脫下外套,披在了她纖肩上。

    實在撐不住后,他也靠在邊上,閉上了眼睛。

    薄瓷雪睡得迷迷糊糊時,忽然感覺到腰間一疼。

    她猛地睜開眼。

    感覺衣服里有什么東西在游走,她將手伸進衣服,從腰間抓出一條小花蛇。

    看清自己被什么咬了,薄瓷雪嚇得尖叫一聲。

    夜楷陡地睜開眼睛,看到被薄瓷雪扔到地上的小花蛇,他長指一捏,小花蛇就被他捏死了。

    薄瓷雪感覺腰間有疼痛,還帶著一種麻木感在身體里擴散。

    夜楷蹲到薄瓷雪跟前,一只手拿著手電筒,“咬到哪了?”

    薄瓷雪知道中毒后若是亂動,毒素會擴得更快,現在也不是矯情的時候,她快速道,“咬腰上了。”

    夜楷將手電筒咬到唇.間,撩起薄瓷雪的衣服,查看她的傷勢。

    薄瓷雪的腰很細,很白,他幾乎一只大掌就能扣住。

    沒了衣服的遮擋,空氣浸進肌膚,有些沁涼。

    她低垂著的長睫輕輕.顫栗,強忍著尷尬和羞恥,讓他查看傷勢。

    雪白細膩的肌膚間,有兩個很小很小的孔。受傷的地方,已經烏紫了。

    夜楷拿出匕首。

    薄瓷雪看到鋒利的尖端,瞳孔微縮,“小楷哥哥,不要。”

    “得將中毒的這塊剜出來,不然后果會很嚴重。”他抬眸看向她。

    薄瓷雪咬了咬唇,耳朵和小.臉都泛起了紅,“能不能不要剜我的肉,我、我不是怕疼啊,剜掉一塊肉的話,以后那里得留個疤……我、我以后穿露臍裝……”

    看到準備剜她肉的男人的臉色變得難看,她腦海一慌,又找出一個理由,“我、我以后還要嫁人,老公看到那里的疤,肯定會覺得是個瑕疵……”

    “喜歡你的人不會在乎你有沒有疤。”

    薄瓷雪看著男人幽冽清冷的狹眸,她唇.瓣嚅了嚅,想說點什么,卻又說不出口。

    夜楷看到薄瓷雪小.臉上的紅暈,似乎明白過來她的意思。

    他眼眸深沉的說了句,“冒犯了。”

    不待薄瓷雪說什么,他就低下頭,幫她吸出腰間的毒。

    坐在對面一直盯著他們倆的男人看到夜楷的舉動,鷹隼般的眼里露出一絲訝然。

    高高在上的儲君,居然會幫一個女人做這種事?

    聽說他相當禁欲,克制,潔癖,很少讓女人近他的身。

    更別說幫人吸毒這種事了,就算是他,也不會做。

    薄瓷雪覺得自己被蛇咬的這邊腰跟她有仇,上次她受了點傷誤發照片到他微信上,就已經讓她很不好意思了,這會兒又讓他屈身吸.毒,還是在同一個地方。

    她腦海里有些犯暈,也來不及多想什么,就暈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她聞到了陣陣香味。

    被蛇咬的地方還有一絲疼痛,但比起先前好多了。

    夜楷不在她身邊,依舊在洞里尋找出口。

    坐在墻角的男人,不知何時找了些干柴搭起了火堆。

    手中正烤著一塊……蛇肉?

    不會是咬過她的那條花蛇吧?

    男人朝薄瓷雪看過來,見她眼里帶著疑惑,冷冷道,“要報仇嗎,它咬過你。”

    薄瓷雪手臂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你還是自己飽餐一頓,說不定明天就要上路了。”

    她口中的上路,自是指的他活不長久。

    “沒聽說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薄瓷雪呵呵一聲,“是小楷哥哥心善,不然你還能好好坐在那里吃蛇肉?”

    男人沒再理會薄瓷雪,大口大口吃起了烤好的蛇肉。

    薄瓷雪皮膚上的小顆粒又冒了出來。

    休息好之后,薄瓷雪起身,跟夜楷一起尋找出口。

    若長時間被困在這里面,三人一個都活不了。

    薄瓷雪找了一會兒,臉上神情忽然出現一絲古怪。

    糟糕,從昨天遇到埋伏一直到現在,她都沒有上過洗手間。

    肚子有些受不了了。

    洞里的兩個男人可能在她睡著后釋放過了,但她沒有。

    薄瓷雪看了眼夜楷,又看了眼墻角里的男人。

    她用力咬住唇,隱忍的滋味,很酸爽。

    似乎察覺到薄瓷雪的不對勁,夜楷走到她身邊,雖然他們身處艱苦的環境,但他仍舊清貴高雅,仿若雪山上的冰霜,是那么的干凈清新,獨樹一幟。

    “怎么了?”

    兩人離得近了,薄瓷雪才看到他向來緋色的薄唇,竟隱隱有些發黑。

    想到他她親自替他吸出毒,她有些尷尬和愧疚,“不好意思啊,讓你幫我做那種事。”

    “你沒事就好。”

    薄瓷雪看著他一張一合隱隱發黑的薄唇,抬起手,朝他唇上點了一下,“你嘴發黑了,沒事吧?”

    雙.唇被她纖細的指尖一碰,他眼神變得深暗了幾許,“……沒事。”

    薄瓷雪哦了一聲。

    “你怎么了,看上去不太舒服。”

    “我……”薄瓷雪心里別扭又尷尬。不過轉念一想,哪個女生遇到這種事,都會不好意思的吧!

    何況,洞里除了小楷哥哥,還有一個陌生男人。

    夜楷看到薄瓷雪垂下腦袋,緊.咬住唇的樣子,忽然好似明白過來什么,“跟我來。”

    夜楷帶著薄瓷雪往洞里走去,洞里有個三角形的區域,那里有不少半腰高的野草。

    “在這里。”

    薄瓷雪‘唔’了一聲。

    見夜楷往前走了幾步,背過身去。她知道他站在那里是給她守著,但也太羞恥了,雖然他什么也看不到。

    “小楷哥哥,你…你再站遠點。”

    夜楷聞言,步伐比平時還要快幾步的往前走了。

    薄瓷雪跟著他們進到叢林,就想過解決生理需求這種事了。

    但她沒想到會跟兩個男人落到山洞里。

    好在夜楷找的地方離他們有點距離,不至于太尷尬。

    薄瓷雪撥開野草,走出來。走了幾步,她忽然發現其中一株野草上,有粒袖扣。

    薄瓷雪將袖扣撿起來,看了一眼。

    “小楷哥哥!”

    聽到薄瓷雪的叫聲,夜楷立即走了過來。

    “小楷哥哥,你看這個。”

    夜楷從薄瓷雪手中接過袖扣,“你認識?”

    薄瓷雪點頭,“這是司空凌的袖扣。”

    夜楷微微瞇眸,“確定?”

    “確定,這是他生日時,我送他的。”

    夜楷雙.唇緊抿成一條直線。

    薄瓷雪還沉浸在發線線索的喜悅中,一抬頭,看到男人不怎么好的面色,她擰了擰眉,“小楷哥哥,在這里發現袖扣的話,就表示司空凌來過這里。這里也一定有離開的路。”

    只要找到那條出去的路,說不定,很快就能追眼司空姍和司空凌。

    夜楷握住袖扣,再一次開始尋找起來。

    薄瓷雪見他一言不發,面色很臭的樣子,不懂他怎么了。

    難道有線索了,不值得高興嗎?

    算了,他的心思,她曾花了十八年也沒有琢透過,還是不要白費力氣去猜了。

    薄瓷雪幫著找了會兒,她瞥了眼吃完蛇肉,坐在那里什么也沒做的男人,她走了過去。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是害怕找到出口,出去了命喪在我們儲君手上?”

    男人微微抬頭,看著唇紅齒白的薄瓷雪,眼神冰冷,“我最想要的是你的命。”

    若不是她裝扮成他的人,他早就炸死夜楷了。

    薄瓷雪看出男人的心思,她撿起一根燃著火的木棍,朝男人身上扔去,“好啊,來比試一下。”

    男人閃身一躲,避開了薄瓷雪扔來的木棍,“別以為老子不打女人。”

    “有種就打,不然,就去幫著我們殿下一起找出口。”

    男人唇齒里發出一聲嗤笑,“你那么維護他做什么,聽說,你從小就喜歡他,他卻只將你當成妹妹,嘖嘖嘖,老子這輩子還從沒有見過你這么癡情的女人……”

    男人話沒說完,額頭就被一顆石子砸中。

    “我他媽……”男人站起來,看了眼砸他的夜楷。夜楷冷著一張臉,像是地獄出來的修羅,看著讓人不寒而栗。

    男人受傷確實比夜楷嚴重,他權衡了下,如果再動手,他很可能敵不過他。

    “行了,我話還沒說完,以前不喜歡,不過看樣子,他現在對你還是有感覺的……”

    “你胡說什么,現在我和他只是哥哥和妹妹關系。”薄瓷雪怒不可遏的瞪著男人,“在我心里,他以后都是哥哥。”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